【看点·探幽】捉奸(小说)

笔名民间故事2022-04-26 10:52:400

传说,秦桧还有三个好朋友。富婆苏菲的朋友圈,远不止这个数。可是要去捉奸,不宜兴师动众免得走漏了风声,她只锁定了三个闺密。结果,这三个平时和她好得穿一条裤子嫌肥的闺密们,都支支吾吾地婉拒了她。她开始还怨恨她们,关键时刻不拿分。转念一想,她们也都认识自己的老公李阿哩,由她们和自己一起去把老公和那个狐狸精捉奸在床,确实为难了她们。想到李阿哩,和他过往的一切就涌上心头。

苏菲高二的时候,恋上了学校的一位学霸,几次主动追求,都被不解风情的学霸拒绝了。这让她十分苦闷,就破罐子破摔,和校外的一些二流子混在了一起,怀孕堕胎,因此被学校开除学籍。她的父母只好由着她的性子,让她做服装生意。二十岁那年,她去南方进货,飞机上认识了一位做房地产开发的老板。苏菲就谎称是要去的那个城市某大学的学生,那个老板被她青春靓丽的外表所迷惑,试探性地撩拨了一下,苏菲就欲拒还迎了的和他调起了情。到下飞机时,两个人已是心有默契直接开了房。事后,那个老板非常满意,就在那个城市给她买了一套房子,又以每个月两万元的生活费包养了她。半年之后,那个老板发现苏菲撒谎,她根本就不是什么女大学生!这让他十分恼火:一只鸡根本不值这个价,觉得自己做了冤大头。他提出要和她分手!苏菲哭的稀里哗啦,表示是真心爱那个老板才骗他的。大不了,以后不要生活费了也要做他的女人。那个老板想了一下,分手了送出去的房子也要不回来,她答应义务为自己服务,有这便宜不占白不占,也就默许了这种关系。可他哪里知道,苏菲另有打算,她偷换了避孕药,怀了那个老板的孩子,并背着他生了下来,以此要挟他离婚。

那个老板至此彻底讨厌她,就告诉她为这事把事情闹大,他是婚内出轨,和老婆有协议,得不到一分钱财产。要是她不想毁了他,他可以给那个孩子一大笔抚养费,给她一笔补偿费。但是,她必须卖掉那座城市里的房子,他们从此不再联系,免得被他的生意上的竞争对手和他老婆知道了。

苏菲压根儿就不爱那个老男人,她和他在一起就是为了钱。原以为会母凭子贵,没想到要了名分会失去了金矿。她想了想,那抚养费和补偿费,也够她们母子过一辈子了,比要那个会随时身无分文的糟老头子来的实际,就把那房子又作高价卖给了那个老板,带着孩子回到了老家。

她的父母答应代她抚养那个孩子,条件是她必须找个正经人家嫁了。可是,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苏菲未婚先孕不知跟谁有个私生子的事,周围的人都知道,谁肯做接盘侠活王八呢?她的父母四处托人做媒,有个家庭经济条件不好,老实巴交比她大一旬的工人,愿意娶苏菲。

愿意娶苏菲的姬伦金一米五零的个头,黑黝黝的皮肤,长得其貌不扬。这么个武大郎似的人,偏偏有个相貌周正的表哥李阿哩。

李阿哩在表弟婚礼当天,第一次见到弟妹,一眼就被她的美惊艳到了。仗着二两酒劲儿,他凑过去举着酒杯嬉皮笑脸道:“弟妹,哥敬你一杯!祝你永远美丽动人,长生不老!”

“我又不是妖精,哪来的长生不老?还是祝我们新婚快乐白头偕老吧!”苏菲拉着新郎姬伦金一起举起了酒杯道。

“唉,你不是妖精变的会长这么好看?我就祝你永远美丽动人长生不老!来,咱们喝个交杯酒!”

“死鬼!这是弟妹啊,你个大伯子喝点马尿不知倒正,在这儿胡咧咧啥!”阿哩媳妇,过来要拽着他回到原来的桌子去。被阿哩甩开她手道:“我比伦金兄弟只大半年,少拿大伯子来压我!弟妹,来跟哥喝个交杯酒!”

见这场面,媒人怕尴尬忙说道:“新婚三天无老少,不说不笑不热闹!”这打圆场的话音一落,那些准备闹洞房的人,着起哄道,“交杯酒,走一个!交杯酒,走一个!”

苏菲来回地打量着新郎姬伦金和大伯子李阿哩,越看越觉得命运对自己不公。自己年轻漂亮,不找个有钱有势的,也得找个像阿哩表哥这样有模有样的,才不枉此生!

刚才,她跟姬伦金喝交杯酒时,见他丑陋的样子,强忍着没让眼泪流下来。后悔不该答应父母,嫁给这么个丑八怪。这会儿有这么个帅气的男人,要和自己喝交杯酒,她心里起了涟漪。在众人地怂恿下,她举着酒杯,和阿哩喝了交杯酒。本来,苏菲呡一口表示一下就行了,可她心里苦楚,就一口闷了那杯红酒。

因喝的急,她被呛地咳嗽起来了。阿哩快速地放下酒杯,过来一只手搀扶着她,一只手轻轻地拍打着她的后背,关切地问道:“怎么样?要不要紧?要不要紧?”

苏菲心里小鹿乱撞,她怕被人看出她的心思,咳了几声,推开他道:“没事,呛到了而已!”

这个婚礼上的小插曲,大家只当取乐,谁也没有往其他方面想。毕竟,姬伦金的母亲,是李阿哩的亲姑姑。可是,苏菲和李阿哩却不是这么想的。他们从喝交杯酒那一刻起,彼此都有了那个心思。不出一个月,两个人就背着人睡到了一块儿。

如果,他们只偷偷摸摸地隔三差五搞一次,姬伦金和李阿哩的老婆睁着眼闭只眼也就算了。坏就坏在这两个人食髓知味,几次颠鸾倒凤后,彼此谁也离不开谁了。苏菲为了方便他们在一起,出了个主意以她父亲的名字,买了辆配货车。李阿哩做司机,她负责联系货源,两个人干起了长途配货生意。他们从此整天腻歪在一起,天南地北地跑,有时十天半月的回来一次,也不回家看看,照旧在外面开房住。

这种状况持续了一年多。苏菲发现自己又意外怀孕了。她试探着对阿哩说:“嫂子为了我和你的事,没少跟你打闹。我觉得挺对不住她的,这个孩子我会打掉,不能让他给你的生活火上浇油!”

李阿哩说:“说什么呢!这孩子好啊,给了我坚决离婚的勇气!菲菲,你也提出离婚吧!”

苏菲说:“当初我嫁给伦金就是为了他老实,不能干涉我的自由,和他一点感情基础也没有,想离谁也管不了!倒是你,嫂子那关过了,你姑姑和你父母那关,也不好过呀!”

阿哩答道:“我们在一起也不是一天两天了,他们打也打了,骂也骂了,也没把我管住,我才不在乎他们的意见呢。”

两个人主意已定,分别提出了离婚。果然,阿哩家里的老人站出来反对!姑姑对他又骂又打,见就不起作用,跪着求阿哩道:“大侄子,你可怜可怜你表弟,好不容易找个老婆,让你带着东跑西颠的,他都没说什么,你非要把事儿做绝了吗?”

阿哩的母亲也央求儿子道:“儿啊,天下女的那么多,你跟谁不好?非搞你表弟媳妇干啥?你这要是把伦金家给拆散了,我和你姑多年处的像亲姐妹似的,这以后还怎么有脸见她?你这不是要逼妈死吗?”

阿哩的老爹拿着棒子,冲着他吼道:“是呀!你个臭小子,勾搭你表弟媳妇离婚嫁给你,这以后我还有脸见你姑你姑父和小伦金吗?你要是敢离婚,我就削死你!”

阿哩面对着压力,决不退缩,坚持向法院提出了离婚申请。

半年后,阿哩和苏菲终于在众亲朋的吐沫星子白眼里,领证结了婚。

对于这得之不易的幸福,苏菲喜极而泣。阿哩拥着她说:“别人在妈和老婆同时落水时,不知先救谁,我可是用实际行动证明,你比我爹妈,比我的家庭我的亲情都重要的,还哭啥?”

苏菲矫情道:“怕哪一天,你变心我怎么办?”

“我这一辈子,能娶到菲菲,再给我个仙女我也不要!菲菲,你呢?”

“你为了我众叛亲离,我要是再不好好跟你过日子,还是人吗?”

“对!我们好好过日子。过给那些反对我们在一起的人看看!”

时光荏苒,日月如梭。一晃,伴随着当初的誓言,苏菲和李阿哩结婚十七年了。他们从当初的一台配货车,发展到拥有上百辆各种型号的配货车和两个货场五家物流公司的成功人士了。

李阿哩早已不亲自开配货车了,苏菲也不用整天地亲自坐在电脑前收集搭配货物运输信息了。他们一起出去打牌喝茶旅游,日子过得悠哉悠哉的。

那么,李阿哩是什么时候有的外遇?原来半年前他得了阑尾炎。按说,阿哩阑尾手术,苏菲应该在医院伺候着。可是,那阵子他们交了团费,要和几个朋友一起出国旅游。阿哩临时得病,那个旅行社不给退团费。苏菲咨询医生,医生说阑尾手术不算大病。她就给了医生红包,又请了陪护。安排妥当,她想着别便宜了旅行社,就自己一个人去旅游了。

半个月回来,苏菲发现阿哩没了久别胜新婚的劲头。她也没多想,以为他是病后身体虚弱。又过了两个月,苏菲发现以前爱黏着她,像个跟班的阿哩,不再陪她参加她的牌局和饭局等社交场合活动了。常夜里很晚才回家倒头便睡,这让她起了疑心。

一天夜里,阿哩凌晨三点回到家里躺在床上要睡。苏菲把手伸进他的被窝,揉摸着他的那玩意道:“老战士,不想骑马上阵杀敌吗?”

“老革命,我的身子不行!改日吧,快睡觉!”

苏菲一听,霍地坐起来,顺手把阿哩的被子一掀扔到床下叫道:“李阿哩,老虎不发威你当我病猫啊,老实交代你这些日子在外面都干了什么?”

“刚才还叫我昵称,这会儿就翻脸不认人了?菲菲,你要理解我。我做手术伤了元气,不能老指望我像年轻时生龙活虎的!”

“狗屁!一个破阑尾手术,苍蝇蹬一蹄子,整天各种补品滋补着,什么气补不回来?快说,你勾搭上哪个狐狸精了?”

“靠,你这老革命我都伺候不好,哪敢找别人?”李阿哩爬起来搂着苏菲的肩膀哄着她说:“我妈这阵子身体不好,怕你不乐意我回去,就独自行动。今晚,我妈本来要留我住在她那里,我怕你不放心,还是赶回来了。你还想怎样?”

苏菲心里怀疑,推开他诘问道:“打我嫁给你起,你爸妈就不认我这个儿媳妇,对我冷言冷语。还把你的大儿子扶养着,还和你前妻走动亲近,我说什么了?你要给他们钱,我多会儿拦着你了?她身体不好,你直说我会不同意你去看她还是不让你给她钱了?”

阿哩服软道:“是我不好,是我不好!我妈知道对你不好,老花你钱,又好面子,就让我背着你去看她的。我不该听她话!老革命,咱这就大海航行靠舵手!”说着嘴覆在苏菲的唇上啃了起来。

在苏菲的软硬兼施下,阿哩被迫交了“作业”。两个人办完事后,苏菲睡不着觉了躺在床上,想起了他们当初结婚不久,一天夜里,阿哩趴在她的身上,久久不下来,她被弄得娇喘嘘嘘求饶道:“啊呀,老公,你可真不是一般战士,我受不了了,你饶了我吧?”

阿哩加大动作道:“一般一般,我只是个老战士!”

“老战士,求你轻一点儿,我肚子还怀着孩子呢。”

“怀着孩子怎么了,你是老革命了,又不是没经历过!”

苏菲不高兴了,往外推他道:“放你娘的屁!老娘生过私孩子,藏着还是掖着了?嫌弃我,给老娘滚蛋!凭老娘的本事,还愁找不到下家?”

阿哩陪笑道:“我费劲巴拉来娶到你,宠你都来不及怎么会嫌弃你?”

“滚蛋!当我不明白,你说我老革命是在埋汰我,过去有过其他男人!”

“你要不是老革命,我还弄不到手呢?菲菲,你跟我讲讲你以前的那些男人都是怎么和你滚床单的,他们和我比怎么样?”

“呸!越说越下道,你不是老战士是老变态!”

“你说变态就变态!”阿哩趴在苏菲耳边说了句更露骨的混话,惹得她牙根痒痒,朝着他的肩头咬了一口,骂道:“下流胚子,这话你也说出口?”

阿哩疼得啊地叫了一声道:“这里就我俩,装正经给谁看?我让你讲细节,还不是刺激我强壮,更好的满足你?”

“谁要你满足了?少得了便宜还卖乖!”

“嗯,娶到你这个老革命,确实是我得了便宜。我怕我配不上你,万一哪一天你再把我给蹬了!”……从那以后,他们再房事时,老战士和老革命就成了昵称,互相的拿来打趣调情。可现在,老战士像霜打的茄子,明显的是在敷衍自己,难道他是真的老了还是另有隐情?

第二天,苏菲起了个早,让儿子打电话问候一下奶奶。儿子不知原因,睡眼惺忪地拨通了号码,又按妈妈的指示开了免提。

“奶奶好!听出我是谁了吗?”

“呀,是布布!出了什么事,一大早的打电话过来?”

“没事!只是做梦想您了,打电话问候一下。奶奶,你和爷爷身体还好吧?”

“好好好,我和你爷爷都好着呢。就是想你和你爸,你们爷俩什么时候过来看看我们呀?”

苏菲在自己手机屏幕上写着一句话,送到儿子面前,儿子会意念道:“我爸昨天不是去看过您吗?奶奶不会健忘了吧?”

“不是年不是节,你爸那白眼狼会来看我?布布,是谁告诉你他昨天到我这里来的?”

儿子很机灵,不等妈妈教如何回答,自己临场发挥笑道:“哈哈哈,奶奶是我刚才做梦我爸昨天去看你,不带我去,我还为这事生气呢。”

“哟,原来是我孙子睡毛了。”手机那头奶奶也笑了笑,接着说:“让你妈那个狐狸精闹的,你爸不记恨我和你爷爷已经不错了。年节的能回来看看,我就知足了,哪敢想他平时常回来看看!布布有时间,你可以自己回奶奶家玩!”

儿童良性癫痫症状
甘肃哪家医院看癫痫好
黄冈哪家医院治癫痫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