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点】救下一个女孩(小说)

笔名名家散文2022-04-26 10:57:460

一大早,周伟还在睡觉,门便“砰、砰”响个不停。敏感的周伟几乎一下意识到了什么,从厨房拿起一把菜刀凑到门边,问:“是谁?”门那边漫不经心地回答:“伟哥,是我。”

门开了,站在门口的是一个瘦削的年轻人。染着金黄的头发,一副痞相下洋溢着幸福的笑容。

“你今天吃错药了不成?”周伟说,“一大早就来敲门,我还以为谁堵我家门前了。”

“这哪会啊,有谁堵你我第一个砍了他。”

两人进了屋子,周伟一看到他那表情就知道他心中揣着事情,但不用他问,黄毛已经说了。

“伟哥,昨天我救了一个女孩。”

“哦?你也会救人的吗?”周伟调侃。

“我说真的,我真的救了她。”

“嗯,那恭喜你英雄救美。”

“我很喜欢她。”

“直接说吧,想让我帮你做什么,拐弯抹角的。”

“不愧是伟哥,这么快就猜出来了。其实我想让你帮我去看望那个女孩。”

周伟一愣,问:“为什么让我去看望她?”

“因为你有经验呀,我这一辈子都没接触过女孩,没什么经验。而且,你看我的样子,一副痞相,是个人都能看出我是个小混混,这么多人里也只有伟哥你体面些,所以求你了。”

周伟用目光重新打量他,这还是当年叱咤风云的黄毛么?想来,当有了一个喜欢女孩的时候,是真的可以瞬间改变一个人。

病房是典型的白色,白色的白炽灯、白色的天花板、白色的墙壁……一个漂亮的女孩就躺在白色的被子里。

她波浪似的长发披散而下,尽管头上缠着绷带,但还是掩不住动人的容貌。周伟心里想着,难怪这黄毛就像变了一个人的样子,原来遇到这么美的女孩。

看到一个文质彬彬的陌生人站在门口,女孩有些警惕,问:“你好,请问哪位?”

“我是那天晚上救下你的人,不知道还记得么?”

“是你吗?我一直在让我父母打听。”女孩一脸激动地说:“谢谢你,如果不是你救了我,我真不知道会被那歹徒怎么样。”

“不用谢,这么做都是应该的。”

“请进来坐。”女孩拍拍床边。

“我还是坐凳子上吧。”周伟随意找了一张凳子坐下。

“你看起来好有书生的感觉,没想到那么厉害。”

“对不起,没能抓住他。”

“你这人可真有意思,抱歉做什么?”

在来的第一天起,女孩便对他有浓烈的好感,她甚至对他说:“我天生都对戴眼镜的没有抵抗力。”那一点事情,两人彼此都心照不宣,但还有一个人并不知道。

一看到周伟回来,黄毛像多年未看到家长的孩子,激动地问:“怎么样,伤得严重吗。”

“没事。”周伟心事重重地说,“你不该让我这样说的。”

“怎么了?”

周伟看着他那副期待的表情,欲言又止的样子,顿了顿,才说:“没什么。”

“她叫什么名字?”

“杨红。”

“她喜欢什么?”

……

黄毛总是围着杨红问来问去,周伟不耐烦了。“你自己去找她问吧。”

“我,我不敢啦。”黄毛挠挠脑袋。

“有什么不敢?你敢打架,敢动刀子,却不敢和女孩说话?”

“我这人就这缺点。”

“但你总不能一直这样下去吧。”

“嗯,我知道。以后你俩的关系好了,把我介绍给她好了。”

“真是多此一举。”

黄毛还是和女孩见了一次面,那是一天早上,周伟硬拉着黄毛来了。黄毛想整理下衣装,然后把头发给染回来,但被周伟一股脑地推开。“婆婆妈妈的,等你弄好就又没勇气来了。”

一看到黄毛,女孩明显表现得不适从,但还是出于礼貌,还对黄毛说了声:“你好。”那温柔的声音已经使他飘飘欲仙了。黄毛显得很拘谨,就像一个害羞的孩子暴露在舞台的聚光灯下。

“你好,你可真漂亮。”

“谢谢。”

之后两人便陷入了沉默的尴尬场景,黄毛站在病房里站也不是,坐也不是,眼睛使劲地乱瞄,企图暗示周伟来打个圆场。

“杨红,那天晚上其实还有一个人救了你。”周伟说。

“是他吗?”

“对,是他。”

“谢谢你。”杨红对黄毛说道。

虽然同样是谢谢,但周伟听得出来,和当初对自己的谢谢并不一样,这声谢谢近似冷漠。

黄毛激动地走后,杨红告诉周伟:“我不喜欢那样的人。”

“为什么?”

“他的样子让我害怕。”

“其实每个人的样子并不能决定他的一切。”周伟说道,心中颇为后悔,早知道应该让黄毛打扮体面一些再过来。

“不仅仅是这样。”杨红沉默了一会儿,又说:“你也别太靠近他。”

今天能够见面,并听到女子当面对自己说声谢谢,黄毛已经乐坏了。周伟一回来,他便说:“你俩最后呆在一起说啥了?”

周伟瞥了他一眼,心想若告诉他说实话,真不知道这个快乐的人会被打击成什么样。“没说什么。还有以后就不要见面了,我们和她不在同一个世界上。”

“什么叫不在同一个世界啊?”黄毛叫道。

“你最好收起那副要打架的样子,女孩们看见都不会喜欢的。”

黄毛赶紧让自己的表情趋于平静,不过这样反倒让人感到滑稽。

“我说的是实话。杨红是一个普通、善良的女孩,而我们是什么呢?不过是别人的刀,过着刀口舔血的生活。退一万步,如果你真的和她好上了,那么你甘心她就这样跟着你受苦吗?万一哪天你的死敌盯上了她又该怎么办?”

周伟的话句句如重锤捶在黄毛的心里,把梦彻底给捶碎了,剩下只是赤裸裸的现实。“那我该怎么办,好不容易喜欢上一个女孩。”

“帮派里那么多女人,你何必只看重她一人?”

“那些女人不对味。”

两人各自点上一支烟,吞云吐雾,那升起的缭绕白雾,就像缕缕哀愁飘荡于空中。其实周伟还有话没说,这话也不必说。

“我那天没有追上那人,他应该还会出现在那。最近几起强奸案应该都是他做的。”

“你要去保护她?”

“不,你去。”看着楞得烟都快掉落的周伟,黄毛接着解释道:“我去她会讨厌我。而且我也想趁这段时间找出那个人。”他终归是看出来了她的厌恶。

“我不答应。”

“真的,兄弟,我真的害怕她再出什么事情。她就像一朵美丽的花,你就忍心看到她遭受外界的糟蹋吗?”

“你是她什么人,要为她想到这种地步。”

“我不是她什么人,我只想让她平安无事。”黄毛低垂着脑袋,“还有你说的,我会记在心里,绝不会过界的。”

周伟每天便负责接送杨红。早上,他早早开车来到她的家里,打着喇叭惹来邻居们一阵抱怨,晚上,则等在公司门口,像个体面保镖似的。邻居人人都说,杨红交了一个男朋友,还是不错的男朋友,个高又帅气,重要的是看起来好有文化的样子。杨红笑开了花,那些日子里如春风拂面,荡漾她的秀发与青春。

这样的感觉,她不曾记得已经丢失多久了。

“真的,你得负责。”杨红在副座上说道。

周伟专注地开着车,问:“负责什么?”

“我的心。”

杨红等待着、期待着他的回应,但他却沉默着开车。她终于忍不住问:“难道你就不能说点什么?”

“你要我说什么?”

“停车!”

车停在了路边,杨红楞楞地看着他。“你不喜欢我吗?”

“对。”

“那你为什么还要这样做?”她眼泪汪汪起来。

“帮一个朋友。”

“谁,谁那么笨会让你来帮我。”在眼中打转的泪水,终于带起一条透明的小溪流了下来。

“我送你回去。”周伟递过来一张纸,杨红并没有接,而是下了车。

车门砰的一声关了上去。

杨红伤心地往前走,身后跟着周伟。“你走,以后别管我!”

两人走到一处偏僻的地方才停下。她忽然转过身来,问道:“是那个人对不对?”

“是。”

“你为什么要帮他!?”

“因为他是我拜把子的兄弟。”

“那你也是那样的人?”

“是。你要说混混也是,黑帮也算。”

“我讨厌你们这样的人!”

黄毛失魂落魄地回来,到今天他还没发现袭击女孩的人。看到沙发上吞云吐雾的周伟,便问:“今天怎么了,这么不高兴。”

“闹掰了。”

“和杨红?”

“对。”

“那以后你无法送她了?”

“嗯。”

黄毛在屋子里急得转来转去,“你怎么说闹掰就闹掰了,至少也要等我找到那个人之后才行啊。”

“你去吧。”

“我去,我去他妈的!”黄毛手提起周伟的衣领,大叫道:“你他妈故意的是不是!”

“我他妈故意,我故意还送她那么久吗?”

两人双双对彼此挥起了拳头,从沙发打到地上,凳子踢倒了,桌子也翻了,打完之后,整间屋子乱七八糟。很久,两人都没有这样酣畅淋漓的打架了。

两人躺在地上,气喘吁吁。

“怎么办,你去送她?”周伟问。

“不送!”黄毛决绝道。

“你要送,你是个王八!”

周围的人都很奇怪,因为再也没看到来接送杨红上下班的阳光男孩了,而对此杨红却显得很平淡,淡的就像未起丝毫涟漪的湖水。

这几天杨红经常加夜班,直到八九点才能回家。再次走在熟悉的夜路,她感到有些陌生,而又有些害怕。或许是周伟让她的胆子再次变得更小了吧,她这般想着。

高跟鞋叩击在水泥路上发出清脆的声响,单调地荡在空旷的路面,昏暗的路灯飞蛾缭绕,在黑暗中撑起一片不多的光亮。路两边树影憧憧,仿佛一个个狰狞的魔鬼在静静地注视着她。

这里总是最偏的一段路,尤其是晚上。偶尔会看到车子开着灯轰鸣而过,然后又沉于寂静。大多数是高跟鞋的声音与她作伴。

杨红从昨天起总能感觉身后跟着一个人,可是稀薄的月光并不能拔开浓重的黑暗让她一看究竟。到底是谁会跟着自己?她这般想,然后脚步慢下来,细听身后的声音。

只有树叶沙沙的声音。

难道是自己想多了么?她继续走,并加快脚步。待她的身影已经走远的时候,一个人影才从黑暗中走出来。

他的脚步很轻、很轻,生怕发出丝毫的响声来。不能让她怀疑到他,并看见他,这是技术性的工作,在之前若不是那件事发生,他想必也不会中断跟踪。

跟在她的身后,让他有一种感觉,并十分为之享受,这就像一个色情游戏《尾行》中的桥段。里面的男主总是跟在女孩的身后,然后到了关键的地方,对她下手。

下手并非目的,尾行追踪而不被发现才是享受的过程。

现在她的步子很快,很快,快得就像在奔跑。他也赶紧加快了脚步。

杨红真恨不得快点到家,或者看到那个人。可是现在只能靠自己。她忽然脱下自己的鞋子,钻进旁边的灌木。

高跟鞋的声音就这么忽然在前方消失了。

身后跟来的人停在杨红消失的位置,莫名地看着前方,心中正纳闷着。一旁躲着的杨红看到这个人吃了一惊,虽然不太熟悉他,但依旧认得,是黄毛!

黄毛正要上前跑去,从旁边的灌木忽然走出来一个人。这把他吓了一跳,本能反应做出了打架的姿势。可她是杨红。

在此时此刻此地相遇,确实有点让人说不出的尴尬。

“我们……我们又遇见了哈。”看着杨红虎视眈眈的眼睛,黄毛硬是憋回了即将说出口的“好有缘分”。

“为什么你要跟踪我!”

“我是……我是担心你的安全。”黄毛解释,但自己都感觉力不从心。

“你以为我会信吗?我倒是想问问,上次袭击我的是不是你!”杨红生气地说道,“你们袭击了我,又演出一场英雄救美的戏来,就认为我可以喜欢上你们吗?”

“不,不是。”黄毛连忙摆手,可是杨红已经听不进去了。

“你们是得逞了,我确实喜欢上了他!但是,从现在起,我也更加讨厌他,包括你。”说完,她就离开了,留下呆住的黄毛。

她喜欢上了谁?她还能喜欢上谁?那个混蛋竟然什么也没告诉他。

杨红生气又失望,眼泪流淌而下,这个世界怎么那么虚伪,她的喜欢只是一厢情愿,不过是别人的玩乐的游戏。而且她竟然喜欢上一个自己一直都很讨厌的那类人。女人真是一种对感情没有免疫力的动物。

她伤心欲绝,以至于不知道身后紧跟而来的脚步声。脚步很轻,轻如一根羽毛落在地上。他追踪这个猎物追了很久很久,其实早应该得手的,若不是那个人参与的话。还好,他看到了他们在闹矛盾,那个女子独自离开了。她落单了。这道盛宴他要好好享受。

杨红很明显能感觉到身后有人跟着她,她几乎下意识地转过身,骂道:“为什么你这败类还要再跟着我?”但立刻她的表情变得惨白,那个人并非是瘦削的黄毛,而是另一个陌生的人。

他是一个瘦瘦高高的年轻人,一副玩味的表情看着她。他好熟悉又好陌生,这让杨红感觉哪里见到过他,是的,正是自己受到袭击的那天晚上,那个凶手就是他!

“你要做什么?”杨红一步步后退。

“你认为我要做什么?”他一步步逼近。

杨红快速跑开,但还没跑两步就被这个男人给拉住,他的手像钢硬的钳子一般牢牢钳住她。

癫痫的遗传因素有哪些
兰州曙光癫痫病医院
吉林治疗儿童癫痫医院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