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塘“PK大奖赛”】情路通向监狱(小说)

笔名散文诗2022-04-20 11:10:380

上小学6年级的田婖高162厘米,已凸现青春期特征,楚楚动人,打扮入时,由于她不合群,同学不愿跟她玩。

田婖冷漠的性格来自于她的家庭,在她上小学三年级时父母均有外遇。她在家中承受着“小吵天天有,大吵三六九”耳朵灾难。父亲在外轧姘头轧出了感情,闹离婚,母亲在外偷男人,“偷”走了爱情,要分手。最终父母分道扬镳,她跟随母亲。

“三八”节下午女老师放半天假,田婖知道后爸出差、母亲上班去了,家里没人做饭,她就在外面吃了一碗面便回家了。

田婖到了家门口,见门口停着一辆宝马车,她拿出钥匙开锁推开了门,见母亲和一个陌生男人在一起吃饭,母亲见女儿突然回家显得非常慌张。

“你咋回家了?吃饭了吗?”

“吃了。今天是三八妇女节,下午老师放假。”

“噢,对,我不也是放假刚回的家嘛!”母亲掩饰着。

“他是我同事,开车顺带我回家的。”还未等田婖反问,母亲指着陌生男人并使了一个眼神,抢先对女儿说。

“我马上要去做美容,你午休后记得做作业。”母亲说完后与陌生男人出了家门,坐进了宝马车离去了。

父母亲的不良行为,田婖耳闻目染,给她带来了严重的心灵创伤,培养了她喜欢独处的性格。每天回家,除了吃饭,就是把自己关在房间内。

在学校,田婖总给人一张“冰棍脸”,学生给她起了个绰号“冰美人”。

同校同年级却不同班的杨旸13岁,身高173厘米,英俊潇洒,小白脸。他骑了一辆价值5000元的捷安特XTC777山地车,他老爸是一家房地产公司老板,家里非常有钱。

他从网上看多了一些少男少女早恋的新闻,也想练练如何谈恋爱。他想到“兔子不吃窝边草”这句话,他就不在本班寻找目标,而是把目光盯住了六(2)班的“冰美人”田婖。

杨旸为了追田婖,每天晚下课准时出现在距校门口500多米外,在田婖每天回家必走的这条路上等着送田婖回家。可是,连续两个月,都被田婖拒绝了。田婖不理不睬,使杨旸很是苦恼。于是,他绞尽脑汁冥思苦想了一个晚上,他想送一件礼物给她。

周日那天,杨旸来到闹市区的一家艺术礼品店选好了一个很精致的杯子,他让老板娘把田婖的照片印在杯子上。

周一放晚学,杨旸照例在校门口500米外等候田婖。

不一会儿,田婖出来了,杨旸赶紧踩着自行车跟了上去,与她并排骑着。见杨旸就在旁边骑着,田婖便骑得很快。她快他也快,她慢他也慢。终于,田婖索性下了车发火了。

“你干吗每天这样呀?!“

“我喜欢你!”

“但我不喜欢你!”

“现在不喜欢也没关系,但我想送你一件礼物,你会喜欢的!”

“我不稀罕,不要!”田婖斩钉截铁地说。

“要不你先看看?若喜欢,你就收下,不喜欢即扔掉还不行吗?”杨旸哀求着。

看田婖不着声,杨旸从书包内拿出带有她照片的礼品杯子递给了田婖,转身离去。

“站住!”车行几米,杨旸忽听田婖在后面叫住了她。

田婖看到印有自己照片的杯子后心里倒还是蛮喜欢的。

“照片哪来的?”

“我的邻居在你们班里,她有你的照片。”

“我不要!”田婖将礼物还给了杨旸。

杨旸看得出田婖心里想要的表情,他灵机一动,将杯子放到田甜的自行车篮里,将车骑得飞快离去了。

见杨旸远去的背影,田婖看到漂亮的杯子也舍不得扔,仔细看了一会儿后装入书包后回家了。

周二晚放学,杨旸依然在老地方等田婖。

“送你的礼物喜欢吗?”杨旸问。

“扔进垃圾箱了!”田婖说完偷笑着。

杨旸知道田婖收下了,眉开眼笑,俩人并排骑着自行车。

“我们能交个朋友吗?”

“我还小,不想!”

“那行,只要你每天让我送你回家不嫌弃我,可以吗?”

“随便你!”

杨旸心里明白,“随便你”即同意的意思,没有反对。

“明天周六我们去儿童乐园去玩好吗?”

“不去!”

“中午吃饭我请客,随便点!”

“我要吃肯德基恐龙套餐,反正你老爸是老板。“她知道一份要60元。

“没问题!明天上午9点在你的小区门口等,不见不散!”杨旸一口答应。

周六,他们两人骑车来到动物园游玩。中午,他们在KFC吃了午餐,餐后两人在动物园玩到下午近三点准备回家了。当他们出了公园门口200米处,有两个年龄与杨旸一般大小的男孩见田婖长得漂亮,上来调戏。

“美女,哥哥请你看美国大片如何?哈哈哈哈!”对方男孩厚着脸皮说。

“滚!”杨旸立即阻止,大喝一声。

“看不出你这么凶?”

“要不我们单挑?”

“谁怕谁?”

说时迟,那时快,杨旸给其中一个与自己差不多高的男孩来了一个“扫荡腿”,三下五除二将对方打趴在地求饶,对方说什么再也不敢了之类的话。另一位男孩见同伴倒地后,吓得赶紧骑车跑了没影。事后杨旸告诉田婖,他曾在上小学时在少年武校学过一点拳脚功夫。

“不用害怕,有我保护,你不会受到一点伤害!”看着惊魂未定的田婖甜呆在那儿,杨旸安慰着,田婖仍在回忆刚才的一幕。此刻,她从心眼里有些敬佩起杨旸了,也许今后能成为自己的“保护伞”。

母亲下午5点半下班,6点到家,田婖在5点半前必须赶回家。之后,杨旸送田婖到小区门口后回家了。

两人相处了几个月,田婖从杨旸处了解到他与自己是“同命相连”。杨旸的父母离异的时间与自己父母离婚时间差不多,而杨旸判给了父亲。他父亲开了一家房地产公司,公司蒸蒸日上,他父亲非常有钱,离婚后娶了个刚毕业的女大学生,才22岁,年轻漂亮。对这个只可以做自己姐姐年龄的后妈,杨旸管她叫“阿姨”。但这个“阿姨”对杨旸很好,私下里总是给他很多零花钱,买这买那。

去年元旦,田婖的母亲与后爸要带她去云南旅游,可惜田婖要上几个业余兴趣班,再加上作业多便留了下来,而杨旸的父亲为了扩大业务范围,正好利用春节期间,带着娇妻去国外游,两人不在家,杨旸本来就不喜欢与父亲及“阿姨”一同出去玩。

天赐良机!这可是与田婖接触的最佳机会。杨旸突然想了一计,通过微信好不容易说服了田婖,邀她到自己家里玩,杨旸打车来接田婖。

半小时后,出租车开了50分钟后在靠景区附近的景湖庄园杨旸家门口停下,那是有钱人住的青山绿水环抱的别墅群。

从外面看,杨旸家有上下三层,有车库、小花园。开门后杨旸带田婖一一参观,最后来到客厅。客厅内放着一台夏普108寸液晶电视,如电影屏幕一般大小。杨旸从冰箱里取出各种饮料、水果,还从食品柜里取下各种点心。

两人边看电视边吃着喝着聊着。

“田婖,我们喝一点红酒好吗?”

“我不会喝,以前和妈妈参加亲戚喜宴时喝了一小盅。”

“听说,女人喝红酒养颜,我阿姨天天喝。”

喝红酒能养颜,田甜也听说过,就说:“那好吧。”

酒柜内有好多进口红酒,杨旸取了一瓶已打开过的大半瓶进口红葡萄酒。

杨旸取来两个高脚酒杯,每个杯倒了大半杯。两人碰了一下杯,田婖喝了一大口后,甘甜醇厚的进口葡萄酒除有点酒味好像没什么太大的感觉。一会儿,两人将杯里的酒一饮而尽。田婖第一次喝这么多酒。

“我不能再喝了,会喝醉的!”见杨旸又开启了第二瓶,给两只酒杯酙满了酒,田婖赶紧阻止。

“没事,不会醉的。再说了,即使喝醉了休息一会就好了,反正又没有大人在。”

经不住杨旸一再劝酒,不胜酒力的田婖脸喝得通红,等最后一杯下肚,她真的喝醉了,倒在了沙发上。

而喝习惯喝红酒的杨旸除脸上发红外,此时却无一点醉意。

杨旸看着红酒醉晕的田婖,两颊如同两朵桃花分外艳丽。此刻,他突然加快了心跳,一颗不安分的野心使他热血沸腾。他从网上学来的样子,拿出了一块早已准备好的大毛巾铺垫在田婖身下,慢慢地低下了头,用嘴慢慢地亲吻着田甜的额头、嘴唇,逐渐地往下移,两只手不老实地解开了田婖的衣裤……

等田婖醒来时,已是晚上6点了。杨旸当没事儿一般,其实他早已把带血的毛巾骑车扔到几百米外共用垃圾箱了。田婖看自己的衣衫没有解开,放了心,但感到下体有痛感,进了卫生间,发现内裤有血印,也不知道咋回事,但又似乎明白了什么,又不好意思去询问杨旸。

吃过晚餐后,杨旸照旧用滴滴打车送田婖回了家。

田婖一个多月不来例假,她上网查询后得知,这是怀孕的征兆。

田婖联想到这个把月杨旸好像有意躲着自己,不像以前每天在校门口等她一起走,她决定向杨旸问个明白。

寒假结束后第一天下晚学,田婖在老地方主动等候着杨旸。

见杨旸出来后立即追了上去,“你说,去年元旦我在你家喝醉酒后你把我怎么了?!”田婖质问道。

“没……没……没怎么……”杨旸低下了头,说话吞吞吐吐的。

“你不说,告诉我妈妈找你爸爸去!”说着田婖就要走。

“别……别……让我告诉你……”见事情败露了,无奈的杨阳一五一十告诉了田婖全部经过。

其实,杨旸自从上次做了那事后心里非常害怕,他侥幸想,只要田甜没怀孕,这事也就自然而然过去了,想不到事情还是发生了!

事已至此,田婖心里也在想,绝不能让母亲及学校老师和同学知道。一旦他们知道,会被学校开除的,母亲会打自己个半死不活!

“那你说怎么办?”

“要不我们凑个时间带你去医院检查一下?”少年老成的杨旸出了个主意。

“我没钱,妈妈每月给我的生活费是固定的。”

“我有钱,我来解决!”

杨旸回家后,保姆在做晚饭,见阿姨坐在沙发上边喝饮料边看电视,他嘴很甜。

“阿姨,我有个事跟你商量一下。”

“旸旸你说,只要阿姨有能力肯定会帮你!”

“但此事不能和爸爸说,你要保证!”

“拉钩上吊一百年不许变!”杨旸与他的“阿姨”双指相钩后这才放了心。

杨旸编了一套要钱的谎言,说班里有个同学患了白血病要捐款,又说自己马上要过生日想请同学在饭店过,需要5000元钱。

“卡里有8000元,给你,别弄丢了!”“阿姨”从钱包内抽出一张银行卡递给了杨旸并告诉他取款的密码。

杨旸收到钱的第二天是周六。上午,他约了田婖去了效区民营医院,经妇产科检查后确认怀孕无疑。他们商量立即打掉孩子,交了钱后医院立即给田婖做了无痛人流手术。

术后,杨旸在当地旅馆开了一个钟点房让田婖休息,直到下午4点半才打车送田婖回家,临走时递给了田婖3000元钱。

田婖回家后吃了一点东西,就进了房间躺在床上休息。母亲回家后,田婖装着与平时一样,说自己身体有点不舒服才躺在床上休息。

周一田婖照样与往常一样去上课。晚放学后,杨旸依旧在校门口等田婖。

“感觉怎么样?”杨旸很担心田婖的身体。

“昨晚身体发烫,有气无力。”田婖无精打采地说。

“你放心,我对你会负责任的!”杨旸信誓旦旦地说。

心里受到创伤后的田婖,初中毕业后没考上高中,进入了市职业中学,学了服装专业,而杨旸的父亲则高价请了特级教师做家教,逼着他双休日与周一三五去老师家上课,最终考上了市重点中学,之后又考上了一所国家“211”重点大学。

人们都说女大十八变。在田婖上职业中学时,她如出水芙蓉,吸引了男生的眼球,而此时杨旸还保持着与田婖的恋爱关系。几乎每天晚上两人在微信上聊天,使田婖的心里或多或少得到了一些心灵的慰藉。

已上大一的杨旸,身高已达一米八五,论相貌,用“英俊潇洒,风流倜傥”形容他一点也不过分。由于家里有钱,不肯住学校,他在学校外面租房住,一个人住两房一厅。父亲为方便他的宝贝儿子,为他购了一辆价值20多万的小车供他上下学,他在同学中出手大方,他的身边总有一群学生围着他转,女的居多。

下半学期,杨旸被刚从其它学校转来的法国留学生安琪所深深吸引了,如瀑布的长发散落在腰间,一双会说话的眼睛,一排雪白而整齐的牙齿,一米七二的身高楚楚动人,妩媚动人。他突然绞尽脑汁想出了这些词语:闭月羞花、沉鱼落雁、倾国倾城、温婉娴淑……如今,现代版的“西施”活生生站在自己的面前,他立即从心底喜欢上了这个女孩。

安琪精通五国语言,属于绝对的学霸。为了追安琪,他不再与一些浪子哥们为伍,杨旸表面上学好了,每晚都等安琪一起去晚自习,坐在她旁边。他学习非常认真,平时帮助班里做事,引起了安琪对杨旸的好感。慢慢地,他们谈起一场浪漫而甜蜜的恋爱。

三个月后的一天周六,杨旸约安琪去郊游、吃烧烤。

天已黑了下来,他们坐在靠沿河的草地上,聊着聊着两人就热吻起来。很快,杨旸的心速加快,全身沸腾……

有治癫痫的偏方吗
癫痫病治疗的价格很贵吗
癫痫有哪些主要的病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