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逝水流年-小说』抓住春天的尾巴

笔名友情散文2022-04-15 17:13:180

时五在思量了许久之后,才微微侧着脸,低低的道:“丈夫志四海,万里犹比邻。”

若言微微有些惊讶,虽然与时五同桌已经一个月有余,但她从未与自己说过一句话。若言看着时五,而时五则似乎并未说过那句话一样,认真的看着书。

老师坐在讲台上,看着书。教室很安静,窗外有细细的虫鸣声。忍不住的让人想到“今夜偏知春气暖,虫声新透绿窗纱”。

若言低声的问:“那么‘明月松间照,清泉石上流’这一句中,那个字用的最为巧妙?”

时五看了眼老师,侧着肩膀,轻声的道:“流,一个流字把月色写活了。”

若言问:“那杜甫写李白的诗句有哪些呢?”

时五依旧侧着脸,浅浅的答道:“‘故人入我梦,明我长相忆’‘白也思无敌,飘然思不群’‘世人皆欲杀,吾意独怜才’。”

若言笑着:“还有吗?”

时五轻声应道:“不是,只要三句吗?”

若言问:“你很喜欢诗吗?”

时五没有回答,只是坐端正。

若言笑笑,并不再说什么了。

铃声一响,便一片欢呼声。欢呼声还未落,那灯却熄了。毫无预兆。立刻,便有人点亮了蜡烛。微弱的烛光并不能照亮多少地方。

时五站了起来,走了出去。站在教室门口,看着天。天上有着零落的星。每一颗星都隔的远远的。春天的夜晚还是有点冷的,所以操场上并无多少人走动。因为冷,所以时五进了教室。时五进教室之后才发现自己的位子已经被胡言坐了。时五便倚在门口,看着教室里的同学们。也许是因为烛光太弱,所以不害怕被人看到。时五跳过所有的同学,将目光落在了若言身上。若言正在笑着,微弱的烛光将那微笑照的极其的虚假。那五官也随着那微笑的虚假而变得不真实了。因为各自的交谈,所以教室里是乱糟糟的。根本无法听清说的是什么。不管是谁的说的话都无法听清楚。

铃声响时,时五朝自己的位子走去,那坐在时五位子上的胡言站了起来,说了句话。那是句英语,那英语是“ifyoulovemefforme”。时五微微一怔,猜测着这句话的意思,也许翻译过来应是‘如果你爱我’。有人在小声的嘲弄着“真恶心,不说英语会死人吗?又不是蓝眼睛黄头发。”

时五笑,若言也笑。时五侧眼看到了若言的笑。心里好笑道:“你要是听得懂他说什么,你就不会笑了。”

发数学卷子,老师把及了格的人一一报了出来。若言差三分就是满分了。胡言比他少十分。试卷发到桌上时,时五很自然的瞄了眼分数,十九分。时五自嘲的笑了。十九分,比上次少了四十分。是不是太糟糕了。当感觉到若言也在看自己分数时,时五的脸红了。她不自然的把试卷折了一下,那分数便盖住了。

老师说:“教,我是一样教的。但这成绩是你们自己的,与我无关。想读书的最好多用点功。不想读书的还是早点回家算了,别浪费家里的钱。我们不比城里。没那么多的钱你们浪费。”

老师的话很刺耳,但是又那么真实。不少的同学都低下了头。只有那些把生活当做打发时光的人,依旧没肺没肝的一副流氓相。

时五低下头,玩弄着自己的手。

若言低声的问:“老师在说些什么?”

时五没有回答。

若言又问:“老师说的是什么?”

时五轻声道:“没什么,在叫我们向你学习。”

若言说:“那我帮你补习数学?”

时五抬眼看了眼若言,然后又低下了头,问:“可以吗?”

若言说:“没有可以不可以的,只是你要不要我帮你?”

时五不语。

老师说:“那些诗啊词啊不过是记些常见的,可能考试的就可以了。何必把那些当做书一样的读。读了满腹的诗词有什么用?又不能做诗人词人。”

所有的人把目光齐齐的望向了时五。时五把头低的更低了。

若言把数学资料拿给时五。时五微微迟疑才接过来。说了声‘谢谢’。

若言说:“你先抽空做第一页,我帮你改。”

时五点头。有同学以异样的眼光看着时五与若言。

胡言过来,说了一长段的英语。若言听了之后,脸上微微有些愠色。也说了一大堆的英语。胡言一跺脚走开了。

时五认真的做了起来。也许是很简单的。但时五无从下笔。若言看着时五的神色,问:“是不是太难了?”

不争气的,时五竟然掉下泪来。泪跌落到书上,书上便多了个大大的圈点。若言拿出了草稿纸,画了个饼。说:“你看这是个饼。我从中间画一条线。那么这就表示二分之一。二是分母,一是分子。”若言又在饼上画了一条线道:“现在就是四分之一。所以一样东西分成了几分就是表示是几分之一。”

若言低低的讲着,从什么是分数讲起,然后开始讲分数的加法和减法。不时有同学朝着看来,窃窃私语。时五如芒刺在背。恨不得能逃开。从未如此的被别人关注。想逃,但若言的耐心与细致却叫时五不敢也不忍不认真听。

先是分数,然后是各种形状的面积和周长的计算。一点一点,从没有不耐烦。时五每日忍受着各种的眼光,却始终不敢对若言说“我不学了”。有时时五会想,若言对自己这样好,代表了什么。是爱吗?想到这个字眼,时五不由得全身战栗了起来。爱。会有吗?

因为知道自己的样子,所以时五很少照镜子。每日只是将头发梳通,然后绑在一起。从若言教了分数之后,时五开始不停的照镜子。镜子里的脸浑圆的,难看说不上,好看又挨不上边。

因为心里有了秘密,所以时五更加的惶恐了起来。周围的流言蜚语早已疯狂的滋长。时五非常的庆幸,庆幸若言听不懂,胡言听不懂。如果他们听得懂的话,那他们的不和谐便会更厉害。每日胡言总会走到若言的桌边。怒气冲冲的说着一句比一句长的英语。若言也渐渐的开始有了愠色,总是极力的反驳着。他们的争吵,时五听不懂,所以时五只是装作没听到一样。有时,耳边捕捉着自己能听懂的单词。时五会问自己‘为什么,他不叫自己的英语’这只是一个在心底默问的问题。永远也不会有机会问出来的。

数学卷子上的分数一点一点多了起来。每次,若言都会高兴的对着时五说:“看吧,很快你就可以及格,然后满分了。”若言说这句话时,不少同学都望着时五,有羡慕,有嫉妒。胡言说:“若言,不要忘了。这个学期结束后我们就会回去了。”

若言装作没听到,开始为时五讲圆的半径。时五侧着肩膀,诚惶诚恐的听着。盘旋在脑海的是“若言,不要忘了,这个学期我们就会回去的”。

在若言教了半径之后,也听到了那句话之后。时五忽而变得脆弱了起来。每次半夜总会无端的醒来,然后悲伤的难过着。少年的难过是用放大镜来作数的。一滴眼泪的难过在放大镜里成了肝肠寸断的难过。

“时五,跟我来一下。”

老师的一句话,让时五恐惧了起来。她看了眼若言,若言笑着。并不懂她的恐惧。

跟着老师,时五无法忍住自己的害怕,轻微的颤抖着。同学们低低的絮语,听不清。时五却把那絮语当成自己的耻辱。

老师坐在椅子上,时五站在一旁。老师说:“时五,是,若言的确只是纯粹的帮你补习。可是,那么多的学习不好。他为什么不帮,却单单只帮助你?”

时五不敢回答。脑里一片空白。

老师说:“早恋的事,我是管不了的。你也知道我们这个地方,上不了高中的,都是外出打工或者在家种田的。你呢,语文,历史是不差的,现在数学也开始有起色了。至于英语你也是勉强过得去的。生物和地理也还行。上个好点的高中是没问题的。”

时五低着头,不知为什么,那泪管不住的掉了下来。

老师说:“若言,是什么人?他是在美国土生土长的华人。他在这读书,只是因为他的父母在这里有些事要处理。这个学期之后,他就会回美国的。”

老师看见了时五的泪,笑着说:“看看,帮你补补课,你就这个样子了。那他要是说了些什么。你知道他要走了,那不是得哭个半死吗?”

时五原本努力的不让自己哭出声的,老师的话便让她再也忍不住了。哽哽咽咽的哭了个上气不接下气。

老师说:“记住了,不要对他有非分之想。再说你们现在都不过十几岁左右。你们懂什么啊?我是知道你的,你要是喜欢他,那是很自然的。你家里的人都那么忙,谁还有时间关心你?所以,你才会把若言的帮助用放大镜无止尽的放大。”

老师越说,时五哭的越厉害。

老师说:“好了,好了,不说了。怕你了还不成。”

老师走了出去,然后又折回来,说:“等没了眼泪,眼睛不红了,再出来。不然的话教室里那些闲的发闷的人又拿你的眼睛做话题了。”

课间,时五侧着肩膀认真的听着若言讲解几何。若言在本子上画着说着,极为的详细。因为若言的认真,时五已经开始让自己不去听那些并无恶意的闲言碎语了。老师的话让时五想清了自己的难过,不去想若言为什么要帮自己,这样自己就不会难过了。

忽然的,若言侧过了脸,时五未曾料到。若言的唇便从时五的额头上滑过。一惊,慌忙的四次观望。幸好,没人看见。

若言笑着:“看过《红楼梦》吗?”

时五点头:“大略的看过一遍。”

若言笑着:“是电视剧?”

时五点头:“是。”

若言道:“新版的,还是老版的好看啊?”

时五道:“新版的太过于悲惨。我喜欢老版的。”

若言说:“那看过《初恋的岁月》吗?”

时五摇头:“没有。我们这里又没有书店。”

若言说:“那没看过《初恋岁月》的电视剧吗?”

时五说:“外国电视剧很少看。”

若言笑着:“还说没看,没看的话,你怎么知道《初恋的岁月》,是外国的小说?”

时五微微一笑。

若言道:“你真的是很奇怪。”

时五不再说话了。

在逐渐的了解中,若言已经摸清了时五的性格。所以时五不愿说下去的时候,他也不再接着说下去了。

对若言来说,时五真的是个奇怪的人。不喜欢说话,不喜欢动。像个活了一辈子的老人似的,每天都是倦倦的样子。这样的女孩,他是第一次见到。可爱、活泼、聪明、淘气、狡黠,但凡所有女孩都有的,她都没有。

春天,然后是夏天。夏天到来也是暑假来临的预兆。时五的成绩已经开始大幅度的提高。一时之间,那本来渐渐淡下去的流言絮语又漫天的飞了起来。

时五在家人的盘问下,只是笑着:“怎么,你们是想看我十几分的试卷啊?行啊,那下次我考个零分给你们看。”一句话打断了所有的盘问。而时五却有着淡淡的忧伤。她的心里是渴望这种盘问能够长一点的。因为关爱所以才会盘问的。时五需要也渴望着关爱。家人不是不爱她。时五也知道的。只是再怎么忙,多一点言语上的关心,难道不可以吗?

若言说:“时五,你不仅奇怪而且还很聪明。真希望下个学期还能和你做同学,并且同桌。”

时五说:“很感谢,你对我的帮助。”

若言说:“既然如此,那今晚陪我看月亮吧?当做是谢我。”

若言的话虽然声音不大,但依旧惹得别人回头注视。

时五说:“好啊。”

若言说:“下个学期我就不在这了。所以呢,想送你一本书。你应该不会拒绝吧?”

时五笑:“怎么会呢?”

看着若言拿出书,接过书。封面上是一个短发,掩着脸的女孩。

时五忍不住欢呼了起来:“《月牙儿》,你怎么会有这本书?”

若言笑着:“你看看你语文书的最后一页。”

时五拿起语文书,翻到最后一页。上面写着“不知道老舍的《太明湖》不会存在这世上。”

时五问:“你也喜欢老舍?”

若言笑:“不是,我几乎不看书的。我不喜欢诗词也不喜欢那些小说。”

时五问:“那你怎么知道这《月牙儿》是《太明湖》的缩写成的?”

若言笑:“请朋友查的。”

时五轻轻的“哦”了一声。

若言问:“你怎么知道《月牙儿》是《太明湖》缩写成的?”

时五道:“不记得在哪里看到的。说是老舍写了一个长篇凄美的故事。不过很可惜,这个故事在主编看了之后,正要出版的时候。出版社出了事,似乎是着火了。《太明湖》的稿子就这样毁了。后来老舍就以《太明湖》的故事为底写了《月牙儿》。”

若言望着时五,说:“你真是一个奇怪的人。”

时五笑,这是若言第三次说这句话了。奇怪?自己奇怪吗?不过是因为家里的缘故养成了不爱说花,不爱动的习惯而已。有什么奇怪的?

下晚自习,时五与若言站在教室门口看月亮。‘十五的月亮十六圆’时五不知道这句话是不是真的。因为眼睛有点近视的缘故,所以月亮看上去假的厉害。

若言说:“月亮看上去像是水做的。”

时五笑:“都说月亮如月盘。哪有说是像水的。”

若言说:“月色如水。月亮要不是水做的,月色怎么会如水一样呢?”

时五语塞。

若言说:“念首写月的诗或者词吧。”

写月的?太多了。哪个诗人词人不爱月亮的似水的柔弱,仙子绝美的容颜,醇香的桂花酒。

轻轻的念着:“暮云收尽溢轻寒,银汉无声转玉盘。此生此夜不常好,明年明月何处看?”

若言说:“‘此生此夜不常好,明年明月何处看’写的真好。爱煞这两句了。”

时五说:“本待将心托明月,谁知明月照沟渠。”

若言微微想了一下,笑着:“不太懂?什么意思啊?”

时五笑:“你怎么会不懂呢?”

若言笑着。并不说什么。

转眼,就是暑假了。满学校的欢呼声。

时五说:“若言,知道吗?我一直想告诉你一件事。”

若言笑:“什么事?”

时五说:“我一直想告诉你,你让我抓住了春天的尾巴。”

若言疑惑望着时五:“我让你抓住了春天的尾巴?”

时五笑:“是啊,是你,我才能抓住春天的尾巴。”

若言说:“怎么说呢?”

时五笑:“我喜欢春天,因为春天是快乐的。但是春天一直与我无缘。因为我家里的缘故,所以我一直感受不到春天的快乐。而你,让我在这个春天走过的时候,抓住了她的尾巴。”

若言笑,他并不是很懂时五的话。但是时五的笑让他自己也觉得很快乐。他说:“是吗?我让你抓住了春天的尾巴。那你是不是该多叫我几声呢?”

时五问:“什么?”

若言说:“同桌了一个学期,但是你只刚才叫了我一声。不是吗?”

时五笑,低低的浅浅的叫着:“若言,若言,若言。”

若言笑着,伸出手,说:“恭喜你抓住了春天的尾巴。记得哦,不要放手哦。”

时五笑,握住若言伸出的手。若言的手心是温暖的,时五的手心是炙热颤抖的。时五说:“若言,再见。”

若言说:“记得,抓住了春天的尾巴,就不要再放手了。”

时五笑,放开若言的手。抱起自己桌上的书。说:“会的。”

若言笑着:“对,一定要记得。”

时五重重的点点头。

春天的尾巴?春天是快乐的,因为春天是万物欣欣向荣的季节。每个人的心里也有着片土地。不过不会像看得到的土地那样,春天的时候有花有草有温暖的南风。夏天的时候有蜻蜓有蝴蝶有萤火虫。秋天的时候有枫叶有麻雀有水果。冬天的时候有雪人有炉火。

藏在心里的土地,是随人的心而变化的。你快乐那上面就长满了花草。飞满了蝴蝶蜻蜓。有枫叶、雪人、炉火。不快乐的时候,那里便只有萧瑟的秋风,冰冷的冬季。

时五不是个快乐的人,贫穷带来的艰辛,周围的环境。她无法让自己成为一个快乐的人。但若言让她快乐了起来。虽然她无法让自己心里的那片土地,开满了花,长满了草。飞满了蝴蝶蜻蜓。但是她依旧在那土壤里种下了种子。把春天的尾巴留在了那片土地之上。

该如何阻止癫痫病发作呢
癫痫病早期该如何治疗呢
女性癫痫发作的症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