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点•缘】狗娘(小说)

笔名爱情文章2022-04-26 11:17:240

可能因为它是一只常见的,块头较大一些的麻耳朵狗的缘故吧,前几年我还真没有注意到它,甚而有点当它不存在的感觉。真正开始关注它,是因为它最近经常带着它的几只猫儿女出来蹓弯儿,街坊邻居们纷纷夸赞它是一只德性善良的狗娘,邻居们开始夸它的时候,我便密切地注意到它的存在了。

狗娘名叫麻虎,长得像一种洋种狮子狗,但是它明显不是洋种狮子狗,洋种狮子狗没有它那么大的个头儿。它的主人也说,它是一只地道的土著狗,只是长得像狮子狗。因为,除头部以外,它浑身的毛都是白的,只有耳朵是麻的,嘴巴是乌的,眼圈儿是黑的,有点像熊猫的眼睛。它平时不怎么爱吠叫,总是低头在它主人家的院子和我们这个院子里嗅来嗅去。偶尔撒欢子猛跑一阵子,跑的时候两只大大的麻耳朵便竖了起来,样子非常滑稽非常可爱。

狗娘麻虎的主人是一对老年夫妇,男主人将近七十岁,操着一口邻县口音,女主人大约有六十三四的年岁,倒是地道的本县口音。老俩口住在我们小区院墙外那栋楼的二楼,经常相携着出去买点菜或日用品,时常地到我们院子来,同另一对老年夫妇晒晒太阳聊聊天。他们来我们院子的时候,狗娘便带着它的三只猫儿女跟在主人的后面,这才使我不得不关注这只奇怪的狗娘。因为它的儿女不是狗崽而是小猫,这便使得我特别地关注起这奇怪的娘儿四个来。

狗娘的主人是一对很温善的老人,他们告诉我,麻虎是只母狗,德性特别好,不随便对人凶吠,更不咬人,还特别讲究卫生。在家里会上厕所,会收拾自己的窝巢,隔段时间便缠着主人要求给它洗澡。因此,它便比其它本地土著狗高贵那么一点点儿。今年农历六月中旬,麻虎产下三只可爱的小狗崽,只可惜没养几天便相继夭折了。为此,麻虎伤心难过了好几天,那几天它不吃不喝也不动,眼里总是噙着一汪泪水,似乎随时都会流出来的样子。正在麻虎为三个儿女相继夭折伤心难过的时候,无巧不巧的是,后面陈家巷一只麻母猫因为误食了毒死的老鼠而中毒身亡,留下了刚生下半个月的三只猫崽,在猫窝里哀哀地喵叫。

那天下午五点钟的样子,麻虎在家里坐卧不安,一个劲地拿头蹭门,女主人一看麻虎想出去,就给麻虎开了门,不一会儿的工夫,麻虎又回来了,并且使劲地用前爪子刨门,女主人开门一看,麻虎不知从哪儿叼回一只小麻猫,那小麻猫不足一拃长。麻虎将小麻猫放进它的窝里后,又迅速冲出门外,不一会儿,又叼回一只同样大的小麻猫。女主人只顾看麻虎叼回的小麻猫,所以就没顾得上关门。麻虎放下第二只小麻猫后,又箭步冲出门外,不一会儿又叼回第三只小麻猫。第三只小麻猫放进狗窝里后,麻虎慈爱地将三只小麻猫用嘴拱在一起,然后轻轻地躺在小麻猫的身边,嘴巴还将小麻猫往自己乳头前拨弄。女主人看懂了麻虎的意思,帮着麻虎将三只小麻猫依次放在麻虎的乳头前,三只小麻猫刚挨上狗娘麻虎温热的乳头,便张开小嘴含住乳头,使劲地吮咂着狗乳……

麻虎的女主人开始也不知道麻虎是从哪儿叼回三只小麻猫的,便四处打听了一下,有个男人说,他看见麻虎从陈家巷叼回小麻猫的。第二天上午,女主人到陈家巷去一问,还真是这样的,有一家居民的母猫因为误食被毒药毒死的老鼠而丧命,丢下三只刚出生才半个月的小麻猫在猫窝里喵喵地叫,而且叫得非常悽惨。小麻猫的主人正为那三只小麻猫犯愁着呢,昨天居然被一只麻耳朵狮子狗全部叼走了。麻虎的女主人说,麻虎不是狮子狗,而是一只本地土著狗,它也是因为刚刚夭折了三只小狗而悲伤难过着呢,几天不吃不喝也不动地躺在狗窝里,咋天突然拼命地想要出门,开门后,它发疯似地冲出门外,不一会儿就叼一只小麻猫,刚放进狗窝又折身冲出门外,又接连叼回两只小麻猫,第三只小麻猫叼回来后,它连忙躺下去喂奶。现在那三只小麻猫正在它们的狗娘怀里睡得香甜着呢。

小麻猫的主人是一个中年女人,面相也很和善,她听说小麻猫已被狗娘喂养着,心里很激动也很感动,非要跟着麻虎的女主人一起去看看小麻猫。麻虎的女主人理解小麻猫的女主人,做了个请的手势,带着小麻猫的女主人回到家里。

小麻猫的女主人看到,三只小麻猫在狗娘麻虎的怀抱里酣睡着,正打着香甜惬意的呼噜,心里激动的不得了。一惊一怍地说:“没想到世上还有德性这么好的狗,它是咋晓得小麻猫没了母亲的呢?”麻虎的女主人也说:“我也不知道它是咋个晓得你家有三只刚刚失去母亲的小猫崽的。”小麻猫的女主人问麻虎的女主人:“不晓得你家麻虎吃不吃猫粮?我家母猫死后,还剩下一袋半猫粮和半箱猫罐头。要不,我回去拿来试试?”麻虎的女主人说:“我也不知道麻虎吃不吃猫粮,但是等那三只小麻猫稍微长大一点后,可以喂给小麻猫们吃。”

小麻猫的女主人连忙告辞回家,不一会儿,便提着一只纸箱子来到麻虎的主人家,解开纸箱的包装带,拿出猫粮袋子,从里面抓了一把猫粮,放进空着的狗食碗里,端到狗窝前轻轻唤着麻虎,麻虎小心地站起来,用嘴把三只小麻猫拨到一起,去狗食碗里嗅了嗅,竟然大口地吃了起来,吃完后,抬起头来朝两个女主人望着。小麻猫的女主人又连忙抓了一把猫粮放进狗碗里,还向麻虎的女主人要了一把小剪刀,撬开一听罐头倒进狗碗里,麻虎居然不客气地吃了起来,而且还时不时地抬头打量小麻猫的女主人,眼睛里露出感激的目光。

我看到麻虎和小麻猫的时候,小麻猫已有七八寸长的身个儿了。它们似乎已经认可了它们的狗娘,狗娘麻虎蹲着的时候,它们便依偎在狗娘麻虎的下巴底下,样子非常亲昵也非常惬意。

狗娘麻虎的女主人说,小麻猫快够一个月大了。如果猫娘还在的话,小麻猫们也该寻着它们的新主人了。但是看到麻虎爱护小麻猫的样子,她又不敢给小麻猫寻找新主人,害怕麻虎舍不得与它的猫儿女们分开,怕它又会不吃不喝地闹绝食。

你还别说,狗娘麻虎真的很温善,我曾几次当着它的面捉小麻猫玩,它居然不怒不恼,好像很随意的样子。正好我家也养着一只猫,家里备有很多猫粮、猫罐头和猫火腿。再遇到狗娘麻虎的时候,我就拿些猫火腿喂它们娘儿四个。一来二去地居然喂出了一定的感情,麻虎还试着带着它的猫儿女们去我家玩,更为惊奇的是,我家猫猫居然不欺生,竟然跟麻虎和它的猫儿女们相处得非常和谐,而且还让出它的罐头拌猫粮,让狗娘麻虎和它的猫儿女们吃。

狗娘麻虎哄着它的猫儿女们吃我家猫猫的猫粮时,我家猫猫就蹲在边上看着,偶尔也伸出爪子拨拉一下小麻猫的脑袋,然后开心地看着它们吃,吃罢了又陪着它们玩皮球,教给小麻猫们用磨爪板磨爪子。不知道的人还以为,麻虎和那三只小麻猫都是我们家养的,要不然不会那么亲密和谐。

其实我家猫猫原本是非常霸道的,后院的那只灰猫来我家蹭过几次猫粮,被它发现后,它硬是追扑了半里路远,吓得灰猫再也不敢来我家蹭吃的了。可奇怪的是,它居然跟狗娘麻虎娘儿四个如此的友好和善。年近六十岁的我,也算是活了大半辈子的人了,头一次见到狗给小猫当娘,也是头一次见到猫狗会如此和谐友好地相处。我娘在世的时候,曾经给我讲过一个关于猫狗成为冤家的传说故事。当年,猫的先祖狡猾得很,它扳倒了主人烤酒的甑子后,便躲得远远的,猫和狗的主人回来时,看到烤酒的甑子被扳倒了,甑子里的酒糟子撒了一地,便怀疑是狗扳倒的,气恨恨地责打了狗,因而便有了“猫子扳倒甑子——给狗子栽脏”的歇后语。狗的先祖因为吃了猫的亏,因而便恨上了猫,看见猫就撵就咬。因此,猫与狗都因为先祖结下的仇怨,一辈子老死不相往来。狗的后辈们得空就想报仇,猫的后辈们因为先祖对狗亏欠在先,看到狗便赶紧上房逃走。

如今,狗娘麻虎却用自己的爱心和实际行动,化解了猫族与狗族的百世冤仇,就连我家那只霸道的猫也可能受到某种感染,竟然与狗娘麻虎结为好友。

唉,枉费我活到快六十岁了,也到过很多地方,算是个见多识广的人,居然还是第一次亲眼见到猫狗这对冤家化敌为友,而且母狗居然当了小猫的狗娘,你说稀奇不稀奇?!

看到狗娘麻虎和它的三个猫儿女们,我就在想,如果我们人类也能像狗娘麻虎那样,凭着一颗爱心,主动喂养起仇敌猫的儿女,还能有什么不能化解的怨恨呢?还有必要为着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而大动干戈吗?

(编者注:百度检索为原创首发)

癫痫病患者该怎么护理
佳木斯癫痫医院哪个好
治疗儿童癫痫的方法有哪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