糖的回忆,没有淡去

笔名抒情散文2022-03-30 21:41:410

小时候,家附近就有个糖厂。生产的是红糖。

可以说,有了糖厂,整个小镇都热闹非凡。每到冬季,也就是蔗季,整个镇上都飘散弥漫着香甜的气味,令作为孩子们的我们,天天都开心得不得了。

蔗家把家里种的甘蔗收割好,装车,然后再一车车运往糖厂,一一过磅,再等候压榨成糖。没排上队制糖的甘蔗堆得象山那么高,制糖的甘蔗是青皮的,而市场上卖来吃的是黑皮的。制糖的工艺流程中会用到很多沸水的环节,而这些沸水用过后就直接排出街上的大水沟里,水沟沿着整个大大的糖厂一走绕到我家那边,走在水沟边,蔗糖的香味更为浓烈,简直是闻到都能在嘴里转化成甜味来。

老家的舅舅也收割甘蔗,那时老家来镇上的陆路没那么方便,他就用货船运到我们镇上。我们天天盼着舅舅来,因为这个季节他来,一定会给我们带来一麻袋砍成一段段方便我们食用的甘蔗,那时我们是没有什么零食吃的,所以甘蔗是那时孩童眼中的奢侈。过了蔗季,舅舅农活忙,也没那么期待舅舅来了。舅舅对我很好,我还记得生活不太宽裕的舅舅,在我十一岁生日时,还给我送了块大大的碎花布做花裙子穿呢。再后来舅舅因为得了重病离世了。每到我生日,我便会想起舅舅和他送我们吃的甘蔗还有他送我的生日做裙子穿的碎花布。有些记忆必须是和细节一起出现的,这种感情细细的,想来心里暖极了。

过年了,妈妈单位会发些红糖。妈妈用红糖红焖猪肉非常香,还有用红糖煲糖水喝,做茶果吃。一年后红糖没吃完,就会受潮,我们俗称漏风了,漏风的红糖变成黑色,就没那么好吃了,妈妈就会哪出来晒。没什么零食吃的那时,哥哥会拿张白纸,把红糖包好,包密实,用锤子去锤,然后红糖就变得硬实了,哥哥说,这多象我们在商场买来吃的硬硬的水果糖,于是我们都高兴地吃得津津有味。其实也就是红糖没添加任何东西,可是形状一改变,我们就会吃出创意来。什么叫穷开心,我想大概也就是这样了吧?

很巧的是,伯父也是在糖厂,是在邻镇上,生产的是白糖。去到伯父家,能吃到他们厂子里用白糖做的核桃酥,酥爽可口的一种饼,使我至今难忘,后面再没有吃过有伯父家好吃的核桃酥了。

小时候,一直都认为白糖比红糖好。可是现在,都提倡说吃红糖较为健康。我没有考究过,只不过对于这两种糖的味道都极为熟悉罢了。

伯父那个糖厂是国营厂,由于改制,现已不复生产了。

我们镇上那个粮厂,也是国营厂,现是私人成包了,产的红糖越来越出名,在崇尚原生态的今天,古法制作的红糖倍受欢迎,很多人慕名前往购买。包装古朴的一包包红糖,有的还远销日本。

喜欢自己制作美食的朋友经常做下红糖馒头,红糖面包,我时不时冲泡一杯家乡的红糖水喝下去,什么微量元素、矿物质都满满的,感觉整个人充满能量。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吴忠哪个医院治疗癫痫病好
广西治疗癫痫较好的医院